校际交流
CSC 项目
SAF 项目
短期项目
奖 学 金
其他项目
留学心得
问 与 答
外事资讯
表格下载
联系我们
 
首页 留学海外 外事资讯
是否真有前途去美国攻读MBA

厦门大学国际合作与交流处    发布人:    发布时间:2002年10月12日
拥有一个工商管理硕士学位(MBA),在当今的中国人看来,既时髦又实用。如果能去美国拿一个MBA,再回国干事,那更是前途无量,然而去美国攻读MBA真的很有前途吗?且看A、B、C、D四位先生网上沙龙。
A先生(洛杉矶):5年前,我还在中国时就感到大学毕业后往海外拼博士已不再是最佳选择。我拿到生物学博士专业的I-20签证后,我仍犹豫,但那时的中国,MBA还并未热起来。我曾向南加州大学申请读MBA,但因未获财务资助,为减少冒险,我于是决定还是读生物学博士学位。
今天的中国,MBA已经热起来了。几周前在这里举行的一次国际会议上,一位来自中国的国际商务专家称当今中国是海外中国人回国发展赚大钱的最佳时机,但在中国的纯外资机构的赚钱机会则相对较少,毕竟中国与美国的商务游戏规则大相径庭。
B先生(上海):我与你有同样的疑问--为什么大多数美国公司在中国的生意不能称为成功?我认为原因是多方面的,最主要的原因是美国大多数商科院校不懂得如何选拔那些清楚如何在中国做生意的大陆中国人做留学生。美国人的选择标准是GMAT、GPA分数,其结果就是现在在美攻读MBA的学生多是博士出身,并集中在财会专业。我个人认为美国人应花一段时间来认清他们在甄选中国留学生时的标准失误。
另一个原因是中国仍是发展中国家,留学生在美国所学到的商科知识并不完全适合中国国情,至少短期内是如此。
A先生(洛杉矶):你提出了几个有趣的问题值得探讨。
(1)为什么美国以及西方公司在中国的生意未能取得意想的成功?我同意原因出在用人上。但我怀疑有多少美国公司是真正选择美国商科学校MBA出身的中国人来负责其中国分支机构的商务活动。并且,我还怀疑现在在美国读MBA的留学生在入学前究竟有多少人真正具备了商务实践经验。但一些西方公司则大胆起用了具有实践经验的精明能干的大陆中国人进入管理层。这是极合算的做法,因为节省了昂贵的海外培训费用。有实例为证:我的一位30多岁的非MBA专业的朋友回国后,在一间世界知名的跨国公司做到中层管理职位。当然,这种局势在更多的人前往美国读MBA之后势必改变。
(2)另一个值得一提的是美国的商科院校不必知道中国的生意游戏规则。我在BBS板上看到有关的讨论,意识到这种情形不单是指中国,而是就整个亚洲而言的。因此,我怀疑你来美国读MBA对你今后在中国的发展有多大益处,因为中国和美国的生意观和文化背景是如此不同。当然,我同意在美国读两年MBA对中国留学生个人来说,无论如何意义深远。
(3)有关美国商校选择中国留学生的标准,我认为我们应对申请者有所区分后再来谈这个问题:
(A)在西方出身长大,鲜有中国文化影响的申请者。
(B)成年后才到西方工作、留学的申请者,如我和其他来自香港、台湾、加拿大的中国人。
(C)直接来自中国大陆的申请者。 我认为美国商校是具备能力来区分有无西方背景的申请者的,他们通过评估MBA论文而非GMAT、GPA分数或是否出身名校这些条件。校方对那些没有西方背景的中国大陆申请者,主要是考查该申请者是否具有在中国的跨国公司所设分支机构工作的履历。我同意你所说的美国商校在选拔中国大陆留学生时的标准欠妥。
另一方面,我认为只有很少具备商业头脑和商务实践的中国人会认真考虑花2年时间和7万美金在美攻读MBA对其个人前途发展的意义。来自中国大陆的留学生多集中在科学和工程技术领域攻读高级学位。可能因为我的孤陋寡闻发表了歧见,请指正。
(4)同时,我也认同你所说的现在在美国攻读MBA的中国人多是博士出身。我也认为美国商校排名前10位的名校至今未对此不良现象引起重视:即博士背景并不重要,实际的经商履历才是最重要的。
C先生(北京):A先生,我看了你在BBS板上的发言,我认为你有极强的分析能力,但并不适用于对MBA的评价。首先,就我所知,美国并没有商科院校专事招募中国留学生培训并将他们送回在中国大陆的美资公司服务。其次,我不知你们是从哪儿听说外资公司在中国大陆的业绩表现欠佳。稍微分析一下为什么美国总统克林顿急于同中国拉近关系就可以明白大多数美国公司在中国大陆正在赚取可观的利润,正是这些公司推进了华盛顿的对华往来。确实,一些在华跨国公司业绩不佳,但请考虑到全球规模的经济萧条的特殊背景,尤其是亚洲金融危机。看看在亚洲其他国家的跨国公司吧,情况更糟。
另一件我不得不说的是,许多人都认为自己在美国攻读MBA无益于个人未来履历的拓展。比如我就是一个例子。我在中国工作了5年,其中2年为国际著名的私人机构SINO-US金融公司工作,但我从来未获机会处理那些与中国生意往来中的棘手问题。因此,我建议B先生重新考虑你欲赴美攻读MBA计划的可行性。
B先生(上海):谢谢你,C先生。我非常乐意听到不同意见。虽然我不能明白你的全部意思,但我想我至少明白了其中的一部分。我同意如你所说像我这样具技术背景而缺乏实际商务经验的人赴美读MBA可能不合适的说法,我会听你的劝告仔细考虑我的履历计划。
D先生(深圳):我一直在考虑为什么人们总在谈论MBA学位可有助于其在外资公司开拓中国市场。过去4年,我服务于国内一间顶级国营公司,其资产评估名列该行业全球第五位。 我的工作经验告诉我,我必须懂得更多的管理知识,比如,如何将策略计划、财务管理合理配置以提高公司的竞争力。我正考虑申请赴美读MBA。我的目标很清楚,希望学成后回国仍服务于我现在所在的这间公司。可能有人认为这是一种讽刺,但我是认真的。 MBA是一项终身受益的计划,我们应以长远的目光来评估MBA履历的价值。
admi /6099 /2002年10月12日

Copyright © 2012 ice.xm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厦门大学国际合作与交流处  台港澳事务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