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际交流
CSC 项目
SAF 项目
短期项目
奖 学 金
其他项目
留学心得
问 与 答
外事资讯
表格下载
联系我们
 
首页 留学海外 留学心得
人生又一里

国际合作与交流处    发布人:综合科    发布时间:2011年3月11日
一路的迂回周折,把我的2010年拉扯得尤其漫长。在雪季离开林城,在厦门看绽开的凤凰花送走谁迎来谁,然后又体会了北京城四十好几度的热情,最后,又在冬季听台北的雨。一路风景,一路人群,与不同的他和她在相机里拍了又拍,在餐桌上吃了又吃,在岔路口别了又别,"再见","再见","再见"。那么多约好再见,其实心里都清楚得很。
"上了船,就是一生。"
刚刚搬离了原住的宿舍。晚上从外面回来的时候,想着其它的事情,双脚就机械性地穿过B大楼穿过哗哗流个不停的溪水,沿着布满苔痕的阶梯,走到那扇已经关闭了的门前。等反应过来,看见"松劲楼"三个大字的时候,心里面就突然酸得不行了。还以为,那么多年出门在外,那么多次好聚好散,应该早就脱掉"离愁别绪"的俗了。
原来,每次说不难过都是假的,只是想装得像一点罢了。

发现最近最无奈的,是总在告别。
告别某做城市某个人,某个时间点。

2011年倒计时的时候,我正在洗澡。把水阀开到最大,让粗得成柱状的水流劈里啪啦地打在背上,有些生疼才叫痛快,就觉得仿佛所有旧有的不顺不甘不痛快都随着那水流掉到了地里。然后美美地睡了一觉,以为新的一年总是好的东西在等着。这次有些例外,醒来便在新闻里看到,史铁生,那个忍着病痛用笔延续人生,那个以《我与地坛》鼓励了无数的人的作家,就在2010年的尾巴尖儿上,告别了新世纪的第一个十年,也告别了这个世界,就在101大厦的烟火华美的光彩中,在我正准备读《病隙碎笔》的时候。
错愕,哀婉,细细想来,这滋味和两年前面对大地震时多像。
两年的时光,不知道修补好多少创痛悲悯。
只是这对生命,对光明的深沉的爱与信仰,一路上从未更变。怀着它上路,怀着它停歇,怀着他追着梦想,寻找同类。

常说,年轻真好。不只是因为我们皮肤光滑我们头发乌黑我们精力旺盛。是因为在未谙世事之前,我们之中的大多数,还怀着真性情,怀着单纯的信念,怀着原始的对美的热爱和对丑的厌恶。
松劲楼303室夜聊。话题莫名奇妙地扯到宪政扯到社会公正扯到公民意识。一说就是好几个小时,越说越来劲儿。最后,敬恒说的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你让我改变了我对大陆人的看法。"我微笑,问:"你之前对大陆人的看法是什么样的?"其实不用回答我们也知道,生活在外面的世界的大多数人,对这个"疯狂的国家"(美国朋友的原话)的认知是怎样的。
只是我有些难过,按道理,全世界的年轻人们,不该都是一样的吗。
好奇、热血、冲动、不安、炽烈的爱。
可它偏偏不是。你看见台北那个卖玉兰花的女孩衣着单薄,你看见某个藏族女孩因为家乡的圣洁不再而愤愤然,你看见海盗船上拿着枪支的稚嫩的面孔,你看见滴着鲜血的刀刃握在男孩的手里,你看见,高楼上散落的青春。
这些,都是你一路上看见的。

想到在台北时,听龙应台讲的一个故事。
她说,二十几年前,她还在淡江大学任教的时候,《野火集》刚发表,在仍处"戒严"的台湾社会引起强烈震撼。夜里,她一人走在学校的操场上,突然,一个人从暗处走来,到她面前,塞给她一样东西,说:"我很佩服老师,这个人,也正在和你做一样的事情。"她回去打开一看,是一盘罗大佑的音乐带。
那时,他们都还算年轻吧。
看,影响这个世界的年轻人有多少。
她讲这个故事的时候,是在二十年后的台北中山堂。她正坐在台上,和罗大佑喝着小酒。台下密密麻麻的听众,大都是年轻人,却不是演唱会。

我想,或许我们看到了更美好的生活的希望。
这该是,旅程里最大的收获。
LENOVO-B016ADCE /2752 /2011年3月11日

Copyright © 2012 ice.xm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厦门大学国际合作与交流处  台港澳事务办公室